经典中文 > 恐怖小说 > 屑一郎:从柱灭开始重建苇名 > 第一百零六章 下弦的覆灭(下)
  弦一郎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。

  不知不觉,距离天亮又近了一个小时。

  孤影众那边有忍犬带路,三人相当于甲级鬼杀队员的忍者分头起行动的话,应该差不多要把散落在藤席山各处的杂鱼鬼都抓起来了,他这边也没必要再继续拖下去。

  他轻轻挥动着手中的日轮刀,对着累说道“其实,我对变成鬼这种生物,本来并没有什么抗拒的心思,凭空获得那么强的力量,也的确让人非常羡慕。”

  他说得并不是假话。

  有过一次不做人的经验的弦一郎,从一开始就很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选择主动变成鬼。

  细节也许不同,但大部分人选择成为鬼的心路历程,和他服用变若渣不会有本质区别。无非就是,除了人这个身份以外,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了。

  试想自己是一个被绑在木桩上,晒了三天太阳却滴水未进的囚犯,这时有一个人,突然递来一碗充满恶臭的脏水,凑到囚犯的嘴边。

  你喝还是不喝呢?

  在那种绝境之下,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,哪怕喝下这碗水之后会患上其他恶疾,也不如解决近在眼前的致命干渴那般重要。

  而鬼舞辻无惨,就是向绝望者提供这碗脏水的人,而且还会把脏水包装成琼浆玉液,仿佛那是什么了不得的赏赐……

  话说回来。

  累听到这里,眸子里的希冀和期待之色愈发浓郁。

  “这么说,你是打算答应我的建议吗?”

  累的声线都变得有些颤抖。

  从见到弦一郎的那一刻起,累就知道,这个和他(成为鬼时)年纪一般的人类少年非常与众不同,和寻常猎鬼人对待鬼的态度更是大相径庭。

  对方看向鬼的眼神,没有那种令他感到厌烦和无聊的狂怒与仇恨,而是和他自己、甚至那位大人一样,明显是在寻找这些鬼的利用价值(佛珠、战斗记忆、手下),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得些什么。

  但累却并不觉得这种天性有什么不好。

  从弦一郎现身后,他所表现出的智慧、实力、潜力和狂妄,让累觉得对方与自己相性十分契合。

  如果让这样的人成为自己的家人,他宁可放弃那用恐惧来维系的羁绊,哪怕让弦一郎成为比他更强的鬼也无所谓。更何况并这样一来,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保护者也就有了。

  和那些弱到不行的鬼一起玩过家家游戏的日子,累真的已经有些腻歪了。

  然而弦一郎没有给他那个想要的答案。

  “不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6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