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ript><sript>

  明长苏凝声道“八脉首座,当年曾受大师伯指点,而且和师父他们也有交情。”

  “除了八脉首座呢!”

  宁北除了八脉首座等有限几人,其余人可一个都没接触过。

  明长苏没有隐瞒“当年大师伯你们,斩了八脉很多人,以铁血手腕清理过族群,上一代八脉首座,全部被大师伯镇压。”

  一句话提醒的宁北。

  上一世的仇怨,恐怕已经延续了下来。

  星空人族为超级族群,族群高层派系林立,只不过明面上,执掌族群命运的人是八脉首座。

  可是星空人族的大人物,可不仅仅只有八脉首座。

  还有很多强者的辈分,在八脉首座之上。

  更有无数强者,不在八脉之列。

  前世的仇,在这一世恐怕将会延续。

  宁北心中有数了。

  当年五主他们君临天下时,那些跳梁小丑,也许不敢动弹。

  可五主陨落后,恐怕一个个都会跳出来。

  对于这种事情,宁北经历过。

  明长苏低头说“当年师父你们陨落后,族群史册上,把你们定性为叛族……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宁北眼神流露出寒光。

  不论前世与今生,北凉诸子虽桀骜,可从来不会叛族。

  族群史册上,抹黑了五主许多事迹。

  明长苏又道“后来还是大师兄,登临巅峰强者境,展现师父当年之姿,想要再度进行清算,在族群内掀开杀戮。”

  “后来羽脉首座和宁青岩他们出手,和大师兄达成协议,对族群史册上面一切事情,进行修改,大师兄才没彻底和他们闹翻。”

  明长苏说的就是羽稚。

  对于这些事,宁北能想象得到。

  五主那代人陨落后,曾经亲近的人必受牵连。

  宁北年少时,为什么让楚岚的暗桩,遍布天下四方。

  他就是担心,有朝一日,自己陨落后,有人会对自己的北凉军清算。

  所以宁北提前布局,纵然自己陨落,依旧足以震慑那些人,不敢对北凉军肆意妄为。

  只可惜,当年的五主,没有时间布局于身后事。

  宁北从明长苏口中,了解到许多往事。

  每一桩往事,都代表着一桩仇怨。

  唯有小憨憨,坐在一旁吃着黄瓜,眼睛一眨一眨的,仿佛和这些事无关那般。

  殊不知,上一世的王主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